李湘元向来都不午睡。
  用他自己对外界的话来说,他这也是“舶来品”。他出过一趟国,作为设备科长的他,是跟厂长去德国引进一项设备。那里的人都不午睡。他说,他那次德国之行,最大的收获便是学了人家的中午不午睡。
  但外界了解他底细的人都清楚,李湘元的厂子在郊区。由于职工大部分住在城里,厂里便一直将中午的休息时间安排得很短,以便下午让职工早点下班回家。李湘元纵然要午睡,也睡不成,自然也就没有午睡的习惯。
  因此,李湘元到哪,都不午睡。
  设备科出差机会多。特别是如今的市场经济,各种订货会不少。李湘元心中有数,这种会,货不一定订,但会还是不要错过的好。况且,城里另有两家厂子的设备科长表现得也十分积极,常来邀李湘元结伴同往。
  于是,一道出差,一道住旅馆,还一道住一房间。
  午饭后,那两家厂子的设备科长都要睡睡。李湘元却不睡,一人上街转悠。订货会几天下来,李湘元便把一座城转悠得差不多了。所以李湘元每去一地,对那地方便了解得十分熟悉。
  “睡睡吧,老李。”这天午饭后,一位同伴对李湘元说。这次不是订货会,是省设备管理部门组织的一次“设备引进理论培训班”学习,时间不短,二十天,选择的地点是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城。培训班开办才三天,李湘元便利用午休时间把大街小巷都转遍了。
  “我睡不着。”李湘元说。可是,再去哪里打发这中午几个小时的时光呢?
  “在床上躺躺,哪怕是养养神也好呀。”另一同伴也说。
  想想也是,躺躺就躺躺吧。李湘元便躺了。开始几个中午,李湘元一次也没睡着。但后来,竟然也能入睡了。
  培训班结束后,没想到这可苦了他。每天午饭后,便昏昏欲睡。几次在办公室出了洋相,同事们在一边办公,而他却靠在桌上,口涎从嘴角流下,鼾声如雷……
  更有甚者,一天下午开全厂中层以上干部会议,厂长在会上讲话,从角落里却传来了他的鼾声协奏曲,惹得科长们哄堂大笑,厂长却为此十分光火,当着全体科长的面批评他“工作无所用心……”
  他已很难改变自己。为此,调了一个中午有午休时间的单位。
  可从此,他的体型却有了惊人的变化,变得脑满肠肥大腹便便起来……
  前不久的一天中午,当有熟人在街头再见到他时,却突然发现,他又恢复了原来的体型,甚至还瘦了一圈。
  他对那熟人说,前些日子他下岗了,所幸的是,现在总算又寻找到了上岗的机会。
  那熟人说,现在正是中午,你怎么不在家午睡?
  “当初我去德国,”他说,“最大的收获是就学了人家的中午不午睡。”
  那熟人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。